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 后台维护

全国统一销售热线:400-084-9998

  •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 >> 行业新闻 >> 黄花梨紫檀家具成交达亿元 老家具艺术市场受追捧

黄花梨紫檀家具成交达亿元 老家具艺术市场受追捧

浏览次数: 日期:2016年12月6日 11:21

  今年以来,一度火爆的红木市场变得风险重重,市场景气指数一路下跌,炒作风波与造假泛滥导致的恶果,令红木市场进入萧条的寒冬期。然而,与之形成反差的是,老红木家具在艺术品市场调整期依然受到追捧,一批明式家具日前在中国嘉德秋拍中被各路藏家瓜分一空。
  明式真品逆市受追捧
  11月22日晚,中国嘉德2014年秋拍“选中之选——嘉木堂藏明式家具精品”专场全部成交,29件明晚期或清早期的黄花梨和紫檀家具,总成交额达到1.053亿元。这一成绩在艺术品市场调整期显得尤为突出。
  一件“侣明室”旧藏晚明黄花梨圆后背交椅以1200万元起拍,最终以接近两倍的价格2357.5万元成交。这件黄花梨圆后背交椅背后还有着两位藏界风云人物。一位是“侣明室”的主人比利时人菲利普·德·巴盖,身为全球策略咨询顾问公司贝恩公司的高级合伙人,他以近乎虔诚的态度收藏中国家具,20多年来,德·巴盖已经收藏了近百件明式家具,他将房子增建空间来放置中国明式家具,萌生了“生活于明”的念头,于是就有了“侣明室”藏品的诞生。
  另一位人物是有“黄花梨皇后”之称的香港收藏家伍嘉恩。她于1987年在香港创办了“嘉木堂”,她不仅仅是众多明清家具顶尖藏者的私人顾问,也是港台地区与欧美很多明清家具拍卖、展览的幕后推手。
  不仅因为这件黄花梨圆后背交椅经过藏家之手传承,还因为交椅折转频繁,保存不易,完整传世不多。制作于明代晚期的黄花梨圆后背交椅数量稀少,据估算,全世界公、私所藏可数,能自由流通的更是凤毛麟角。
  “中国古典家具,其实主要是指明清家具,尤其是明式家具,其取得的成就是最为光芒耀眼的,经过唐宋等多个文化高峰,在明代晚期完成了明式家具的风格。”黄花梨明式家具一直是藏家追逐的目标,作家海岩就是其中一位领军人物,几千件藏品收进了他的黄花梨博物馆。
  当然并不是明代生产的所有家具都可以称之为明式家具,明式家具是指家具类型的艺术风格,必备的形、艺、材三要素缺一不可。“即便是产生于明代的漆饰家具、杂木家具、竹藤家具等,我以为皆不能算是完整经典意义上的‘明式家具’。”海岩说。
  海岩认为现在明式家具价格居高不下,其原因除了它在世界上认同度比较高、拥趸最多,中西方专家学者著述最多,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黄花梨木材价格飞涨。黄花梨大料在2011年后,基本从木材市场退出。目前,海南黄花梨价格在2000万到3000万元每吨,越南黄花梨也在1000万元左右每吨。
  现在收藏界有海南黄花梨、越南黄花梨之分,但海岩认为老家具不分海越,海黄、越黄都有,其中越黄偏多。“因为我很多时候是买新家具,最重要的就是不能看错木材,就黄花梨而言,海黄和越黄最早有十几倍的价差,如果越黄当成海黄就是亏了,所以看准木材非常重要。”
  新红木家具遇冷
  黄花梨、紫檀、酸枝木等老红木家具早已稀缺难觅,可遇不可求,目前市场流通最多的是新红木家具,由于收藏和消费需求不断增长,加之投资者越来越多,红木原料和家具价格一度飙升,但今年的红木家具和半成品价格并没有太大变化,市场的出货量反而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0%,出现了“价格倒挂现象”。
  “今年其实是在降价,因为原材料不断在涨,人工及店面费用也在增加,但是客人却明显不如往年多,有的工厂停工了,宁可囤积木材,等待市场回暖。”北京古玩城一家红木店的店主老关说。大红酸枝从年初到现在价格回落将近30%,在福建等一些产地尤其明显,而国际原材料价格依旧很高。
  由于黄花梨、紫檀家具门槛太高,很多人只能退而求其次,所以大红酸枝、白酸枝、花酸枝等酸枝类木材和缅甸花梨等花梨类木材在目前市场上比较热门,它们大部分都是从越南进口,而今年大批中国红木商从越南撤回,资源供应链的紧张引起部分原料价格上涨。
  据介绍,随着世界环保公约的出台,全世界硬木等野生植物已禁止开采。如果从东南亚各国原产地合法开采木材,并运到其他国家,只能通过两种方式:制成家具实物,或制成家具半成品木料,通过合法途径运回国内。
  况且对于专业的收藏者而言,人工种植的红木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红木了。野生的木材经百年沧桑,在恶劣环境下生成,经受住自然的考验,这样的木质能够完好地展现红木拥有的所有优质品质。
  资料表明,近年来,每年进口到我国大陆市场的小叶紫檀在三千吨左右,价格从开始的每吨数万元上升到今天的每吨60万元至200万元不等。越南黄花梨供应量也在大幅减少,近一两年来基本是无料进入大陆市场,现在能够买到的越南黄花梨,多是依赖一些企业和收藏家早些年购买下来的库存,即便是边角余料每吨价格也不低于800万元。老挝进口的红酸枝供应量也在日趋减少,市场价格按不同规格区分,在每吨8万元到50万元之间。
  而野生红木价格越是暴涨,越是吸引众多的投资者蜂拥而至。即使身为红木卖家,老关也对市场炒作表示担忧,“那些纯粹以投资为目的的玩家,对红木的保值与增值利益会非常看重,甚至不惜以投机、囤积和炒作等行为来扰乱市场行情,也会加剧红木市场的波动和风险,对整个市场生态带来非常负面的影响,大家都会深受其害。”
  造假不诚信是最大隐患
  红木家具虽经炒作风波与价格几度跌宕起伏等挫折,但其一直是收藏传统。令人无奈的是,在面对做假泛滥的红木收藏市场时,即使总结了看拼缝、颜色、闻气味、看花纹、掂重量等辨别方法,但是依然有很多人上当走眼。
  “花近1500万元买的印度小叶紫檀,收到的却是掺了非洲血檀的货。”已经在北京从事红木家具行业近20年的吴先生竟然也“走眼”了。他要求卖家退还货款,卖家却向法院起诉要求其交齐尾款,结果双方互相告上法庭。
  一审吴先生被判败诉,他已经提出上诉,但如果要对每根木头进行鉴定,面对3000元一根的鉴定费用,全部鉴定出来,少说也要七八十万元,让他左右为难。实际上假冒小叶紫檀这样的事在业内很常见,用得最多的假木料就是非洲血檀。两者的价格相差几十倍,非洲血檀每吨只要2万多元,而小叶紫檀每吨则高达60万元到100万元不等。
  非洲血檀的典型特征是木纹清晰,它的剖面紫色中带有大面积血色斑条,像手抹状,呈无规则分布,与印度小叶紫檀相似度极高。两者放在一起,仅靠肉眼就是行家也很难辨认出来。另外人工培植的小叶紫檀也经常被冒充为野生的小叶紫檀。
  因为红木家具鉴定的专业门槛较高,卖家如果不诚信,利用购买者的知识不足做手脚也是很容易的事,其中采用低价木“混搭”贵价木的做法最为突出,把香味接近的低价木,上上色就可以瞒天过海,牟取暴利。
  行业的规范和收藏者鉴赏能力的提高需要一个过程,海岩提出家具收藏者必须记住四个要素——美丽、稀有、耐久和纯粹。一件藏品有经得住考验的美,并且是可以世代传家的稀缺资源,既不能如B货一样加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更不能像C货一样既加东西又加色,比如有的家具是拼拼补补的,那就不够纯,必然会影响它的收藏价值。

所属类别: 行业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